善治水者利天下

放眼珠三角,這樣的產業集聚不在少數,這與廣東的歷史背景息息相關。早在千年之前,廣東人民就開始了航海貿易。加之最早沐浴改革開放的春風,廣東商業氛圍濃厚,小微企業數量長期領跑全國。

洶湧的喀什河圖/視覺中國)

已近花甲之年的林則徐全身心投入到工程量最大、修築也最為困難的龍口工程上,不僅出力,還四處籌集款項,用了4個月的時間,終於挖通了兩百多公里的阿齊烏蘇大渠,引水灌溉復墾面積約10萬畝,是清代伊犁開屯以來最大的水利工程。

“苟利國家生死以,豈因禍福避趨之”,林則徐的一生仕途,無論走到哪裏,都以履勘墾地、興修水利、利國利民為己任。

從北方的海河,到南方的珠江,從東南的太湖流域,到西北的伊犁河,都留下了他治水的足跡。如今,林公渠和林公井裏流淌的水源,依舊滋養着華夏大地。

“聖人之治於世,其樞在於水”,在古代農業社會,水不僅是農業生產的基礎,更是經濟發展的命脈。孫叔敖修築期思陂來灌溉雩婁之野,使得楚國水稻的種植面積激增,故楚莊王位列春秋五霸之一,具備“問鼎中原”的資格;京杭大運河的開通為江南帶來千年繁華,都江堰守衞的天府之國成都,在唐宋時期亦是比肩揚州的第二經濟中心。

善治水者,均盈而補虧,可以利天下。

野有蔓草

如今提起林則徐,最直接的聯想可能是“虎門銷煙”之壯舉。而如今的虎門鎮,已經是“世界製造業之都”——東莞的驅動核心之一。作為聞名世界的製造業城市,東莞匯聚着成千上萬的中小微企業,為全世界的物資供給提供了重要支撐。

幾年前的一組數據顯示,全國服裝1/5東莞造,全世界1/10的運動鞋東莞造,全世界1/5的電腦和手機東莞造……曾有這樣一句玩笑話:東莞堵車,全球缺貨。

東莞運河、東莞水道像一條條巨大的綠色翠帶繞在樓宇鱗次櫛比的莞城腰間,見證了東莞從一個傳統的農業縣發展成為新興的國際製造業名城的成長圖/視覺中國

放眼珠三角,這樣的產業集聚不在少數,這與廣東的歷史背景息息相關。早在千年之前,廣東人民就開始了航海貿易。加之最早沐浴改革開放的春風,廣東商業氛圍濃厚,小微企業數量長期領跑全國。

它們是中國經濟發展的神經末梢,猶如蓬勃生長的“野草”,趕上一場政策好雨,就能勃然而發,肆意頑強,孕育希望。

然而也正因其微小,有時候連機會都顯得有些沉重。企業自身資金蓄水池容量有限,商業銀行受限於人力和時間成本,貸款難、流程長、費率高,讓小微企業隨時面臨着 “水源”之困:風險降臨時,無力抵禦;機會來臨時,亦無力把握。稍有不慎,就是“一歲一枯榮”。

小微企業,亟需新水源。

2018年5月2日,中國建設銀行正式召開普惠金融戰略啓動大會,宣佈集全行之力啓動普惠金融“雙小”戰略,加大對小行業、小企業的服務力度。

同年建行廣東省分行率先聯合廣東省經濟和信息化委員會、國家税務局、地方税務局和工商業聯合會,向小微企業推廣“雲税貸”,通過對接徵信、税務、市場監督等20個數據源、上萬個維度的大數據,為各類小微企業進行立體畫像,將“信用數據”轉化為“融資資本”。 

如是,新水源已至。

遇水則活

三年來,這道“新水源”滋養着珠三角的生機勃發之地。

在中國產業轉型升級過程中,以專業化、精細化、特色化、新穎化為特徵的“專精特新”中小企業引發了社會各界的廣泛關注。這些企業有個特別的稱號——“小巨人”企業。

機器人大會上展示的一款智能無人配送車(圖/新華社)

為了給更多的“小巨人”提供養分,2020年底,廣東省人民政府與建行簽署支持廣東省先進製造業發展戰略合作框架協議。未來五年,建行將給予廣東省製造業1萬億元的綜合融資金額的支持,其中先進製造業5000億元。此外,建行還打造了專屬品牌“智造之光”,為廣東省的先進製造業提供支持。 

惠州某環保科技公司就是一家“專精特新”小巨人,公司以環保治理工程為主。在對相關業務做了充分調查的基礎上,公司決定投資新建一條廢舊線路板及其邊角料規模化回收生產線,一條利用剩餘樹脂粉沫生產新型樹脂型材的綜合生產線,而這正是綠色轉型的方向。

需求一提出,建行廣東省分行的工作人員便向企業推薦了小微快貸。針對小微企業金融需求“短、頻、急”的特點,“小微快貸”業務通過系統整合,運用大數據分析。相比以往的線下調查等流程,企業只需授權建行查閲相應數據,其餘交給背後的科技,無需再手動準備一堆資料。最終,這家企業順利通過建行的小微快貸,很快獲得約200萬元的資金去大展拳腳。

“做了很多年了,今年想着能不能做大。”和許多同行一樣,東莞某零部件公司的相關負責人何先生也在思考,在後疫情時代公司能否再做點什麼突破。經過之前多年的耕耘,公司業績每年都有30%-40%的增長,客户也越來越穩定了,似乎是時候更上一個台階。

目前,公司在東莞的廠房是租賃來的,廠房面積也侷限了業務的發展。把心一橫,何先生決定拿出一筆錢在江門鶴山投資設廠,擴大生產規模。但是設廠投入始終不是一筆小錢,而動用生產儲備資金,又可能影響公司的生產節奏。

而像何先生公司一樣想擴大規模卻又力不從心的企業不在少數。為了解決這些企業的資金難題,建行廣東省分行基於工業園的特點創新推出“入園貸”產品,為優質產業集羣客户的新建項目提供前期融資,服務重大招商引資項目以及配套產業鏈企業落户本地。

在周圍人的建議下,何先生聯繫上建行,並在建行員工的幫助下辦理了“入園貸”,成功在鶴山設廠。“我之前一直都沒有嘗試貸款,沒想到比我想象中要簡單,給我打開了一個新的窗口。”

今年9月,在廣州做服裝生意的95後女孩小佳,用建行惠懂你App自助下單了一筆貸款。

小佳的服裝生意有點特別,做的是傳統漢服,此前一直走預售路線——先設計、打樣、拍照、上架,等攢夠一定單量,才會放給工廠出大貨,所以資金壓力不大。這兩年國風成為潮流,小佳也有了新的想法,她想自己訂面料,做獨一無二的漢服。

漢服愛好者們參加漢服巡遊活動(圖/新華社)

如此一來,壓力陡增。

自嘲有點社恐的小佳,默默在網上做攻略,對比了不少銀行,最後下載了建行惠懂你。抱着試試的心態,提交資料申請了一筆。

很快,不到兩分鐘,錢到賬了。小佳不敢相信,下一秒,她從沙發上蹦起來尖叫。

對於這兩分鐘,建行佛山分行羅村支行的客户經理駱文良感受更加深刻:“以前一線業務都需要客户給流水,然後我們去考察這個流水和企業規模、經營是否匹配,再一層一層上報領導,時間很長、流程複雜。符合要求的客户往往很少,因為很多小微企業是沒辦法給到流水的。”

“電子化之後就很方便,後台直接根據他們的水電費税收等各種情況做出計算和判斷。不用一分鐘,企業馬上就能知道自己有沒有資質申請,手機上就能查。門檻低了很多,大部分小企業都可以去申請。”駱文良感嘆,這兩年普惠金融業務在“雲”的支持下,改變了不少。 

背後的“雲端築夢師”,則是黃彬彬等建行普惠中心的成員。作為建行佛山分行普惠中心的一員,黃彬彬日常負責在幕後處理流程上的審批授信,以及平台的拓展等工作,“我們平常與客户經理對接,他們是和客户走得最近的人,我們通過客户經理反饋的建議,去不斷完善優化系統,相當於策劃服務部。這些年來,作為建行的三大戰略之二,普惠金融的發展離不開金融科技的成熟。”

這也是駱文良説的“雲”。目前,建行廣東省分行通過“金融科技戰略”對自身進行賦能後,通過大數據等技術手段實現了對小微企業客户羣體的精準畫像,在技術層面實現了自動授予貸款額度。用户可在建行平台上自行申請貸款,放款時間控制在5分鐘左右,真真切切地提高了效率,直擊小微企業貸款需求“小、頻、急”的特徵,並且不良率控制在1%以內。

為企業鬆綁解套,也是打開了自己的上限。“雲税貸”上線首日,貸款餘額就突破10億——而按照以往情況,達成這個數據需要兩到三個月。

而到2021年9月,建行廣東省分行貸款餘額已突破2000億元。

細水長流

“2000億元,是什麼概念?”

在互聯網上,曾有網友提過這樣一個問題。有人為其解答道,新出庫人民幣1萬元重約0.115千克,2000億元重2300噸。 

2000億元也可以很“輕”,穿越“雲端”在不經意間來到你我身邊。

疫情伊始,建行東莞分行在深夜爭分奪秒為小微企業開展申貸、續貸工作

在建行廣東省分行32樓普惠金融部那台70英寸的大屏幕裏,實時更新着全分行每一筆普惠金融貸款的走向。

9月的一天,經過屏幕的員工像往常一樣,有意無意地看一眼屏幕上的星光點點。屏幕上的每一個閃光點,都意味着一筆新的普惠金融業務已成交。

當日,建行廣東省分行普惠金融業務共投放4.6億元,其中廣州地區投放最多,佔比近6成。在這些投放中,批發(26%)加上零售業和製造業(38%)行業佔比超60%,主要集中在下午時段。

這一天,平凡之中又有點特別。建行廣東省分行普惠金融事業部的每一位員工都知道,今天將會達成貸款餘額2000億元的成就。這2000億元,也是記錄廣東產業發展和中國經濟轉型的2000億。 

要來的總會來,相較於齊聚等待、歡呼喝彩,大家還是選擇了默默坐在自己的工位上,為普惠金融的發展繼續添磚加瓦。建行廣東省分行普惠金融事業部負責人劉樂樂回憶,突破2000億元大關,大家確實都很激動,但激動過後更認識到普惠業務有了一個新的標尺。

相比於“盯着”2000億元的到來,劉樂樂和普惠部的同事更喜歡分析一些有趣的細節。比如早上11點,全國小微快貸支用金額排名中,廣東還在第三,但下午兩三點後,廣東的數據很快就會衝上來——那是廣東老闆們喝完早茶開始上班了。

從廣東省內數據來看,東莞分行支用金額排名第二,是第一名珠海分行的一半不到,但支用筆數卻排名第一,“世界工廠正在有序運轉”。佛山分行支用金額排名第五,支用筆數卻排到了第二,小錢也能辦大事。

窺一斑而知全豹,處一隅而觀全局。廣東中小微企業數量佔所有經濟主體的95%,藉由建行這張用數據織成的大網,能大致勾勒出廣東經濟發展的圖景。

潤物無聲

除了2000億以外,還有一個數字對劉樂樂來説同樣意義非凡,甚至超越了“2000億”帶來的成就感。

那就是“20萬”,這是建行廣東省分行普惠金融業務正在服務的客户數量。就在貸款餘額突破2000億的前一天,這個數字悄然達成。與之對應的,是累計服務客户數56萬户,這個客户體量放眼全國都屬於領先水平。

“放在以前純線下模式是不敢想象的,但借勢金融科技,我們把‘不敢想’變成‘超預期’。我們的户均融資金額就是100萬左右,從這個金額就可以看到,基本上我們的貸款還是比較真實地投向了這些小微企業,真正做到了普惠的‘普’。”

 

和業務量一起上漲的,還有普惠金融戰線員工的成就感。從前商業銀行信貸服務受制於人力和時間成本,很難向小微企業大量提供,10%的大企業才是銀行爭奪的目標。但大企業往往資金渠道眾多,這“錦上添花”的信貸服務,成了客户經理們拼殺的“紅海”。

而現在,廣闊天地大有可為。

建行集團內部轉發的一名客户經理對普惠金融戰略的心聲,曾引發廣泛共鳴:“對比動輒千萬元的大業務,這一筆微不足道的‘小業務’或許就是一個企業和背後多少個家庭的‘救命之水’。”

疫情時期,建行廣州分行上門為中小微企業辦理普惠金融業務

2020年中,駱文良曾跟進一筆連鎖餐飲的貸款。新冠肺炎疫情暴發初期,佛山多地實行了小區封閉管理,不少餐飲店也只能“放長假”。“那半年,這家連鎖餐飲幾乎沒有什麼生意,他們也沒有做外賣,資金鍊就很麻煩,可能三個月都撐不住。” 

恰巧的是,建行佛山分行結合佛山“美食之鄉”的特色,聯合順德美食協會、樂從餐飲協會創新“美食貸”。通過企業授權,統一從行業協會獲取相關數據,以作為對應的貸款依據,讓美食行業的“貸款公式”更清晰系統,一方面能讓這些企業更快拿到資金,另一方面也方便了客户經理的前期工作。

這家連鎖餐飲店正是靠着“美食貸”挺了過來。再後來疫情趨於平緩,餐飲店的生意也陸續恢復。“幾萬塊錢説多不多,説少也不少。有時候,真的就是別人事業的救命錢,你就是別人的‘救命恩人’。”駱文良感嘆道。

均盈補虧

美國城市公共知識分子簡·雅各布在《城市經濟》一書中指出,“傳統組織結構框架下的大公司更不利於創新,組織最有能力增添新工作的時候,也就是當它規模還很小的時候,其後的增長都是已經加入的工作在數量上的增長。”

相比大企業,小企業是時代的大多數。若這些“小草”能在澆灌中獲得爆發式成長和創新,更能守護好一片大地,帶來跨時代的新發展。 

由此看來,建行以普惠金融這一新水源引導中小微企業的發展方向,以涓涓細流滋養更廣泛的人羣,讓金融之水流到“光照不到的角落”,其功在當代。

隨着中國經濟轉型,國家更加註重社會公平,強調“在高質量發展中促進共同富裕”。讓小微企業成長起來,也是引導社會財富合理分配、進而促進共同富裕的一種途徑。 

這是大勢所趨,更是大行擔當。

在普惠金融之外,建行也在嘗試其他讓社會更有温度的可能——向全社會開放1.41萬個“勞動者港灣”,將目光投注於户外基層勞動者,以尊重和善意持續深化服務。

對於建行廣東省分行而言,“普惠”不僅是一種業務,更應是一個平台。劉樂樂提到,剛剛結束的為期三年的“萬小企扶萬農户”,建行廣東省分行帶領愛心客户一起做公益,除了定向捐助,還會提供技術支持和工作崗位,從源頭上解決返貧問題。“許多小微企業主都是從農村出來的,多年打拼成功後,回過頭來看到同村、同姓、同宗的人需要幫助,他們的感觸往往都很深。”

“我淋過雨,所以也想為別人撐把傘”,或許便是這些小微企業主願意參與進來的想法之一。這些年來,建行廣東省分行幫助了不少本土企業成長壯大。如今,建行也在不斷創造機會,讓更多企業家參與進來,為實現共同富裕的明天出一份力。

此前,建行廣東省分行聯合南方都市報、新浪廣東發起系列公益活動,致敬美好生活建設者

紮根在改革潮頭的廣東,建行也希望以其經驗,為全國提供共同富裕道路上的“普惠”樣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