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電影《第一爐香》編劇王安憶:給張愛玲“填坑”,難在隱匿的東西太多了

專訪電影《第一爐香》編劇王安憶:給張愛玲“填坑”,難在隱匿的東西太多了

《第一爐香》作為電影來説,這樣的對話也許會有一些誇張。但是我一開始就在想,這個電影恐怕一定是一部有些“造作”的電影。 我的小説很少被導演看中,這方面我倒是比較輕鬆,《長恨歌》的經驗告訴我既然已經把版權交給了影視界,就要接受誤解,這個思想準備必須要有。 (本文首發於2021年10月21日《南方週末》)

北方村莊的澇災自救故事:一位種糧大户和他的“小鋪鏈”

北方村莊的澇災自救故事:一位種糧大户和他的“小鋪鏈”

經常出現的情況是:一台輪式收割機“於住(指車輛陷入泥中無法行走)”後,用來“起於”的機械也會“於住”,最後依靠大型挖掘機將車輛一一拖出。 種糧大户每年都要交每畝8元的保險,政府另外再每畝補貼32元給保險公司。有人認為,2021年的情況屬於天災,玉米收不上來,保險公司應該賠。 鄰村這台履帶式玉米收割機轉讓價格是14.5萬元,正常年份新車價格不過5萬元左右。問題在於,廠家沒有現貨,2021年北方普遍雨災,只有這種收割機能收玉米,從而導致供不應求。 “小鋪鏈”買來後,狀況不斷。在第三次“於住”之後,柴象魯告訴村委會主任,自己包的這塊地2021年恐怕很難種上麥子了。 (本文首發於2021年10月21日《南方週末》)

瀋陽燃氣爆燃事故跟蹤:兩月前曾排查隱患,正改造老舊管網

瀋陽燃氣爆燃事故跟蹤:兩月前曾排查隱患,正改造老舊管網

前一晚,事發飯店附近進行過燃氣管道維修,曾停氣施工。附近的居民聽説,燃氣在10月21日早上開始泄漏,後來有了明火,發生了爆炸。 一輛液化天然氣罐車2021年7月31日泄漏起火後,瀋陽市多部門組成聯合督導工作組,排查城鎮燃氣隱患。工作組成員告訴南方週末記者,當時發現的隱患不多,沒看到能造成這種事故程度的隱患。 “目前我們瀋陽確實在進行燃氣管網改造的工程,但是這個爆炸區域和點位是否有進行管網改造,這次爆炸是否和施工改造有關,這個還要等待調查。”

一位教授的縣域體制內“剩女”觀察:“比我預想的還嚴重”

一位教授的縣域體制內“剩女”觀察:“比我預想的還嚴重”

“2008年以來,D縣全縣一共招聘了1508位老師,其中女老師有1209位,30歲以上未婚的有175人。” “我也對縣域體制內男性進行了訪談,他們太受歡迎了。一般新入職的公務員,10月份開始上班,第一個星期簡直就是‘相親會’了。” “縣域體制內女性擇偶難,很大程度上和人口流動有關。體制內‘剩女’的產生並非源於縣域總體人口的性別失調,不符合社會性別下的婚姻擠壓理論。” “縣域體制內的‘剩女’現象,其實是公共治理問題對私人問題產生的影響。” (本文首發於2021年10月21日《南方週末》)

給國家公園立法,怎麼立?

給國家公園立法,怎麼立?

現在國家公園已經建成了,而我們法律還沒有出台。國家公園建設和保護地體系的建設要朝着法治化、規範化、有序化的方向推進,否則國家公園管理會面臨很多問題,管理者也會無從下手。 自然保護地立法必須體系化,在法律上形成完整的規範基礎,內部保持着良好的銜接與互動。一部這樣的自然保護地法相當於一部多維度面向決定複雜利益關係的整合規制,能夠釐清各級政府的事權與財權,達到一種平衡的狀態。 (本文首發於2021年10月21日《南方週末》)

<
>